wpt_aitang

Rick's Cafe:

蒙特雷附近的17miles海边,很多海鸟在夕阳的余晖中曼舞轻飞~


原谅我,原谅我所有的放纵不羁爱自由


我已经不会爱别人,只是一心一意为自己的理想而活

骑猪闯天下:

Lofter,简单,朴素,看到“总要去旅游”这么个活动,索性试试把以前的旅游的文字和照片搬一些过来。

【一片一事】二手相机店,Rodinal,46mm

旅途中,总有一些人,或事,让人难忘,以色列的一年多里,让我难忘的,不是哭墙,不是沙漠,而是特拉维夫这二手相机店的老人家。

货运公司终于通知我行李可以提货了,Beer Sheva没有卖显影器材的地方,同事Yair老早就告诉我Tel Aviv有一家摄影器材店东西很全,再加上还要换一本新护照,所有这些事可以集中一天到Tel Aviv办完。Yair说的那家店没找到,可是就在Yehuda街的拐角发现了这家及其不起眼二手相机店。店门只容一人进出,只两步便挤到了柜台,背着背囊,便再也不能转身,内里的面积让我吃惊,不足10平米,可是却层层叠叠,从地板到天花板3米的空间却堆满了各色货物,熟知器材,一眼便知都是摄影器材,且很老的那种,写这些字的时候我想起了香港鸭寮街的二手相机摊老板,每日练摊,摆放着各色相机器材,路人观赏居多,生意却不见几宗,不禁让我觉得奇怪他是如何谋生,我却是在他那里买了几块滤镜,而这次在Tel Aviv,也是一样的二手相机店,也在寻找一块46毫米的红色滤镜。

从柜台后边直起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家,鼻子下的胡子也是花白,白色衬衫,衬衫口袋露出一截笔帽,显得很有精神。告诉他想要一块46毫米的红色滤镜,老人家想了一下,开始挪动,这才发现老人家行动有些迟缓,翻箱倒柜,而我便四周打量,右边的墙上贴了一张老人的照片:左边耳边夹着一朵耀眼的黄色小菊,花衬衫,衬衫口袋里一打钞票码成扇形,右手拿着锥形鸡尾酒杯,杯上一枚小阳伞很是夺目,整个夏威夷风情。看罢,我会心一笑。眼角余光瞟到角落里Rodinal的字样,一惊,仔细一看,原来是停产已久的Agfa的Rodinal显影液和定影液,这时,老人家说了一个词:sorry!并没抱多大希望的我指着角落的Rodinal说:"I want the developer and fixer"。明显觉察到老人家一惊,毕竟这年头用黑白胶卷的人属稀有动物了。原价50谢克的显影液和定影液老人最后只要了我25谢克,虽然没买到滤镜,但是原产Rodinal是可遇不可求的。赶着去使馆,匆匆跟老人家告别,临行要求给他拍张照,欣然答应。

一个月后,使馆打电话告诉我可以去取护照了。连夜把老人家的照片印出来,这是第一次把被拍摄者的照片送去,很是郑重其事。入得店内,老人看到我很是一惊,当我郑重把照片给他的时候,他拿着相片的手有些许颤抖,那样的心情,我无法揣测,老人口里嘟囔着:good,good,good……thank you,thank you……并不着急去使馆,便站在柜台前跟老人聊开了,73岁,育有一儿一女,均不在身边,靠二手相机店为生,每月租金3300谢克……看着这满店的器材,想着现在数码技术对传统摄影的冲击,不知这店还能维持多久。老人点上一支烟,烟雾中依稀可觉一种孤独,是对生活,还是对人生呢?心生怜悯!最后的离开感觉像是逃离,逃离那种孤独!

离开以色列之前,又去了一趟Tel Aviv,只想跟老人家道个别,合个影。可惜,二手相机店门紧锁,还是没能见到老人家。也算一桩遗憾。

人与人的纽带很难说的清楚,跟老人的联系,只是那Rodinal,只有46毫米的距离。我想以后如果还有机会,我会再去看望老人家。

--------

Kodak Trix-400


张芮侨·LoFoTo:

曾经无比惧怕一个人旅行,甚至害怕独处,总希望能有人陪伴,至少也要在周围制造些声响来暗示自己,“这里不光只有我,所以没什么好怕的”。

但在生命的长路上,每一段陪伴都显得短暂,孤独占据着大部分的时刻,我们始终都是独自一人在前行,想想看,这真可悲,但再想想看,谁又不是如此?“孤独的不光是我,所以也没什么好悲伤的。”

只是,当你恰巧遇到一个愿意陪你一程的人的时候,请记得,轻轻牵住他的手。


摄于 阿姆斯特丹

东京站内早餐佳选-BURDIGALA EXPRESS

安德莉凯利:

这次住在浅草桥,没少往东京站转车,与朋友见面也多约在地下一阶的【银之铃】,相比于地标难寻的新宿站,东京站在B1F专设了待ち合わせ場所实在是太太太太人性化了。

BURDIGALA EXPRESS是朋友力荐的站内早餐店,连去两天每天都是人山人海。最有人气的就是タルディーヌ・アルザス(400円)薄面包片上厚厚一层芝士,外加肥瘦相宜的美味培根,令饥肠辘辘的人们无法抗拒。



安德莉凯利:

叡山电铁是我心目中京都最灵的一条铁路。起于出町柳,一支到鞍马寺,一支往比叡山口,再换缆车的话就能去曾经被织田信长烧过一遍名刹延历寺。电铁附近红叶名所众多,圆光寺、诗仙堂、实相院、曼殊院、琉璃光院(从去年开始已经不再向外客开放),干脆来个一日游,脚程虽堪称自虐,却也甘之如饴。

圆光寺很小,平常时节大概二十分钟就能逛完的节奏。一入山门就是枯山水“奔龙庭”白砂绘海巨石喻龙,过中门便进了红叶名庭“十牛庭”。十牛庭是以描绘牧童逐牛为主题的池泉回游式庭院,磐石为牛,象征着人与生俱来的佛心,牧童进而悟禅。庭内的水琴窟也是独一无二的宽盆设计,自成“圆光寺型”。青苔照影深深,中有石雕小沙弥笑得憨态可掬,红叶抚顶的造型更是绝妙(为了拍这张照静默排队十分钟有没有Orz)。

其实圆光寺最为出名的是德川家康时期的木活字印刷,当年寺庙曾作为学校用日本最早木活字刊行了《孔子家语》、《贞观政要》等各种儒学、兵法书籍,这些书籍至今都被称为“圆光寺版”。如今还想在寺内体验下学校生活的话,不妨申请参加每周日的“坐禅会”,远离尘嚣,在洛北的山林间静默修道,或有高僧大德来与你法话,能不能和牧童一般悟道就看个人缘法修行了。


招手猫

蔡澜:

从前在日本家庭式铺子里看到的招手猫 Maneki Neko,现在外国人已开始拿它来装饰,但对它的认识还是不深。 
我们翻译成「招财猫」,其实只对了一半,举起右手的,才是招财;举起左手的,应该叫「招客猫」。白色的招手猫,是招福气的。黑色的防病痛。金色的招运。不能乱放。 
一放就一直放下去,不管这只猫有多辛苦,也是不对的。 
好的招手猫(如果如愿地招财招客的话),只能放在店里一年。一年之后,拿它去神社或寺里供养,才算对得起它。 
说了那么多,要是各位还搞不清楚的话,下次到日本,白、黑、金各买一只回来好了,不知道应该买举起左手或者举起右手的?很容易,已有双手皆举的猫出售。 
也有一说是自己买自己摆的话,并不很灵,要人家送才好。无端端地请人家送只猫,也太庸俗了吧?还是看到人家有,你再买一只更好更大的和他们交换,比较合理。 
招手猫的造型也分高低,有的样子很凶,看起来就不舒服了。当今艺术家们也不避嫌,大的招手猫。买了一只肥肥胖胖的,笑得眼睛都瞇起来,就很美。 
日本材料和人工都贵,买起一只好看的招手猫并不便宜,但已在大陆制造,市面已有很多贱价的招手猫,十元商店也出售。 
到底只是一件饰物,不能完全迷信它,开店做生意一定要勤劳,守本份,东西做到要好吃,不然放一百只招财招客猫,也没用。 
在银座的寿司柜台中,有一只大型的招手猫,师傅大仓在准备食物时,把帽子戴在猫头上,很可爱,等到客人来时,又把帽子拿来自己戴,猫就少掉那份天真无邪,下次要请大仓先生买多一顶帽子让猫戴着才行。